电影院还活得好好的,想颠覆它的 MoviePass 却要倒了

  • 作者:
  • 时间:2020-07-25
电影院还活得好好的,想颠覆它的 MoviePass 却要倒了

你可能听说过一家叫做 MoviePass 的神奇公司,你只需要缴不到 10 美元的月费,就可以每天去电影院随便看一场 2D 电影──就像坐大众交通工具办的「月票」,交固定的钱,看无数最新院线片。 

每个第一次听说这服务的人,都会觉得便宜到不像真的。因为像在洛杉矶、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一场电影票价往往在 15~20 美元,也就是说,你只要每月用一次 MoviePass 就回本了,MoviePass 因此受到影迷的疯狂追捧。

电影院还活得好好的,想颠覆它的 MoviePass 却要倒了

便宜是 MoviePass 的最大魅力。The Verge 的一名记者写到,他自己在旧金山看了 14 场电影,只花了 30 美元,而在正常情况下这些钱只能看两部电影。另一名 MoviePass 重度用户也表示,儘管 MoviePass 有各式各样的财务问题,但这还是他今年买到最好的东西。

MoviePass 有很多忠实粉丝,以至于有影迷说,如果 MoviePass 死掉了,自己也会死。

然后就在 7 月 26 日这天,MoviePass 差点真的倒了。

当天有 MoviePass 用户发现,自己的 MoviePass 卡无法购买电影票,之后越来越多用户涌到社群媒体吐槽,人们这才发现,MoviePass 在全美都无法使用了。

MoviePass 的客服瞬间被打爆,然后直到当天下午 6 点左右,MoviePass 才在官方网站发声明,说遇到了「技术问题」,建议用户稍候。

但紧接着美国媒体发现,这次崩溃根本不是什幺技术故障,而是人们一直担心的问题:

MoviePass 没钱可烧了!

MoviePass 在 2011 年成立,起初月费并不像现在这幺低。2017 年 8 月,一家没没无闻的上市公司 Helios and Matheson(HMNY)收购了 MoviePass 大部分股权,成为其母公司,之后立刻将月费降至 9.95 美元。

当天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HMNY 表示,公司从一家对沖基金处完成一笔 620 万美元的紧急借款,其中 500 万用于旗下 MoviePass 公司对院线合作方的付款。如果不借款,「MoviePass 就会再次发生像週四那样业务中断的情况」。

也就是说,週四 MoviePass 是因为欠了电影院线的钱而被迫中断营运。

得知真相后,不少影迷立刻表达对 MoviePass 的支持,担心 MoviePass 会真的死掉。有网友表示,国家应该像金融危机时救助银行那样救助 MoviePass,还有人说应该国有化 MoviePass。

有网友开始表达对 MoviePass 的感谢,儘管知道这一切迟早会结束,但还是感到很伤心。

还有 Twitter 网友形容 MoviePass 是「阶级战争武器」,把 VC 的钱转移到电影粉丝这里。

儘管借了 500 万的 MoviePass 并没有彻底停摆,但这些玩笑还是以悼念的口吻说出。因为更多用户真切地感受到,MoviePass 如此廉价的服务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从针对影迷的小众应用到「电影版 Netflix」

其实,从 2011 年成立到 2017 年被收购前,MoviePass 定价还没有这幺低。当时全美票价平均为 8 美元的时代,有多种月费方案,但最基本的套餐是每月 50 美元。这样,一个用户可能需要每个月看 6、7 场电影才能回本。

当时的 MoviePass 更像针对电影院重度用户的小众服务。

但在 2016 年,Netflix 联合创始人 Mitch Lowe 成为 MoviePass 的 CEO,他开始改变公司的经营思路和定位。他开始设计不同定价的服务,希望最终可将基本服务的月费降到 20 美元左右,藉此获得更多用户,而不仅限重度的电影院观影者。

电影院还活得好好的,想颠覆它的 MoviePass 却要倒了

而 2017 年 8 月 HMNY 收购 MoviePass 多数股份后,MoviePass 彻底变激进,价格直接定为每月 9.95 美元,用户可每天看一部 2D 电影。这一举动让 MoviePass 的订阅用户数突飞猛进,8~10 月两个月增长了 20 万,到 2018 年 6 月,已经比去年 9 月增长了 260 万用户,达到 300 万人。

MoviePass 也开始被称为「电影界的 Netflix」。而 2017 年也是 Netflix 开启股价飙升创造神话的一年,MoviePass 前期的烧钱似乎也有了某种合理性:看看 Netflix 的增长,说不定 MoviePass 也能成功呢!

在这一年,Lowe 开始告诉投资人 MoviePass 未来如何走向盈利的故事:

首先,Lowe 认为,随着订阅用户量激增,总有一天,MoviePass 的用户会以普通人居多,而数据显示,美国人平均一年只会看 4、5 次电影,因此吸引来更多会员后,整体成本就会下降。

其次,Lowe 给 MoviePass 设置更宏远的目标是成为美国人出门娱乐的一站式平台,进而靠广告收入及电影院、餐饮等商家合作的手续费等达到盈利。达到这个目标的关键就是如今不断增长的会员带来的行为数据。

这些概念在 MoviePass 用户大增的那段时间里深受华尔街投资人喜欢,就像 Netflix 一样,HMNY 的股价也曾一度飙升,去年 8 月收购 MoviePass 时不到每股 3 美元,到了 10 月最高涨到每股 32 美元,飙涨 10 倍。

与此同时,一大批模仿者也纷纷冒了出来,比如定价更低、每月只要 8.99 美元的 Cinemark Movie Club,提供双人订阅等更多花样服务的 Sinemia 等。MoviePass 在去年 8、9 月时,是华尔街最热议的话题之一。

但是,后来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直到如今,Lowe 的想法也还是更多地停留在「概念」阶段,而看齐的偶像 Netflix 也开始在今年开始走下神坛,剩下的那一众模仿者就更别提了。

疯狂烧钱,每月亏掉 2,170 万美元

想法再好,也不能永远靠烧钱维持。Lowe 的所有愿景都是基于用户的飞速增长,但这个过程的成本却是巨大的。

MoviePass 每卖一张票都在亏钱,从用户收取的费用和它原价付给院线的钱之间的巨大差价,形成巨大的鸿沟。母公司 HMNY 一直在藉钱和卖股票来给 MoviePass 的业务填坑,但事实是,这个坑实在太大了。

根据 HMNY 5 月提交的一份文件,自从收购 MoviePass 以后,HMNY 每月平均亏损 2,170 万美元现金,并且没有好转的趋势。

在多次回购和反向股票分割的操作后,HMNY 的股价依然持续下跌,从收购 MoviePass 后的股价高点每股 32 美元,跌倒了目前的每股 2 美元左右,之前还一度长期维持在每股 0.5 美元。

有分析师曾经为 MoviePass 算过一笔帐,根据其建立的模型,只有当用户平均每月只使用 1.3 到 1.4 次 MoviePass 时,HMNY 的现金流才可能是正的,但现在的情况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7 月初 HMNY 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它正在计划透过股票和债券再次融资 12 亿美元,不过,鉴于目前的状况,不知道是否还有投资人会愿意为它买单。

500 万的借款可能会让 MoviePass 暂时度过难关,但对于烧钱如此快的 MoviePass 来说,这笔借款又能维持多久的营运呢?

Twitter 上很多用户已经不抱希望,开始期待下一次崩溃的到来​​。一名 Twitter 网友形容,MoviePass  这次借款 500 万的行为,正是那种借的少反而更让人担心的时刻之一。「一个朋友只跟我借 40 块钱,比他跟我借 1,000 块钱要更让我担心。」

而且,为了缩减支出,增加收入来源,MoviePass 正在破坏用户体验:今年 4 月,MoviePass 曾停止新会员每天看一部电影的权益,改为每週只能看 4 部,但又在几週后重新改为每天一部的方案。同时,为了证明自己能够「引导」用户的观影选择,MoviePass 曾经被爆故意屏蔽某些影片而推广另外一些合作影片。

就在最近,又有用户反映 MoviePass 上不能购买《不可能的任务:全面瓦解》的首映票,而 MoviePass 给出的理由还是「技术原因」,这些都让用户感觉自己的权益随时可能被剥夺。

就在今年早些时候,Lowe 曾经一度信心满满地表示,MoviePass 会在 2019 年实现正的现金流。但现在看来,希望渺茫。也许他对 MoviePass 的长期愿景很清楚,但目前来说,如何在短期先活下来才是关键。

现在看起来,MoviePass 的烧钱大戏可能很快就要迎来全剧终了。各位 MoviePass 的会员们,赶紧趁着 MoviePass 这 500 万还没烧完,多看几场电影去吧,也许这才是对这个补贴观影时代的最好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