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 作者:
  • 时间:2020-07-16

如果一直有留意 Fillens 动向的读者,相信也认识乐儿 Jenny是谁。夸张点说,两者的紧密程度几乎可以划上等号。她没有刻意定形,只是无可避免地传媒将她放在这个位置上,各方提出的问题,几乎可以写一份 FAQ。其实看看在 内的 Fillens 频道,内容又何止女性摄影这幺简单?乐儿 Jenny 的身份,又岂只是代表 Fillens,或被 Fillens 代表。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Jenny 身边的人都说她有不老症,所以大家别瞎猜她的年龄了,到她的个人网站找贴士吧。

回望四年起承转合
09 年成立至今,明年就是 Fillens 五周年。对于 Jenny 来说,因为Fillens 而晋身摄影行列,不少人将她的身份简化成摄影师,然而 Jenny 还是想强调一件事:「不要叫我摄影『师』,叫我摄影爱好者还是比较合适。」

其实 Jenny 成为 Fillens 主编前,本身为教师,后来离开教育界成为了插画师,而由于工作需要,Jenny 也会使用单反拍摄一些设计素材。就在四年前受朋友邀请一起以女性摄影之名成立 Fillens,Jenny 也从此成为了会摄影的女子。回想当初成立时两个人走出来为女性摄影发声,回响很大,加上认识的读者对她们都十分支持,也有开心得飘飘然的感觉。也许成功得来太轻易,甚至出现过有点一朝得志,目中无人的感觉。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由创刊号到最近第 23 期的 Fillens 杂誌,封面设计主要是受访女性及插画面风格的相片,
有趣是 Jenny 从来没在封面出现过,难道是主编身份的自觉?

「当时我们也吸引不少赞助商支持,例如有旅行社找我们开讲座,带摄影旅游团等活动,也有被相机及配件品牌看中和我们合作。直至和拍挡拆伙,才开始反省当初的成功,其实是因为有其他人一起配合才能达成。突然面对人手不足,曾经想过要放弃 Fillens 杂誌,但又不想半途而废。多得当时 Olympus 主动支持,帮 Fillens 渡过了难关。」

经过那次难关,Jenny 自言学会了谦卑,发现成功不是必然,也觉得自己不算是个生意人。对于经营 Fillens 的感觉,Jenny 有这份体会:「以前会觉得自己是老闆,但现在觉得自己是个管理员更贴切。」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在 23 期 Fillens 的编辑序中,Jenny 以「变」为主题,可了解她的当下心境。

思考摄影与逆向思考
而自从接触摄影后,Jenny 也感受到这几年每个人的摄影心态也随时间与环境而改变。Jenny 觉得较不同之处在于对相片用途上的态度:「就当由菲林时代去说,以前可能是大时大节才会拍张大合照,又或者很深思熟虑后才去拍,还有一套品评的原则。现在则喜欢谈感觉,又或者纯粹为了分享。尤其这几年手机摄影越来越流行,摄影已当成是建立人际关係的工具,技巧反而不是摄影者最在意的地方。」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Jenny 于 07 年为饮食杂誌做的拍摄工作,可见于她的小编部落一文中

然而有趣的是,Jenny 的拍摄手法由当初以感觉为主,多了一份思考。「以前摄影主要是为了兴趣,谈感觉,现在则会多了一份目的去摄影,例如去访问别人,也会先想一下如何拍摄对方,思考一下用甚幺手法。」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Jenny 有不少色彩素淡的风格摄影作品,但也曾经为「Jenny Style」烦恼过

虽说女性摄影爱谈感觉,不过说到如何教导别人摄影,Jenny 改有另一套看法。感觉并不是误打误撞,关键是找到答案的方法。Jenny 的教育经验,令她有一番体会。

「以前我教学生画画时曾面对一个问题,就是应该让学生『先画后教』,还是『先教后画』。我倾向先画后教,因为这样才能了解学生的风格,再按学生的风格去教相应的绘画技巧。如果是先教后画,会较易将学生框死。」所以 Jenny认为如果由她教摄影,她也会採取这种逆向方式,让别人拍下,知道对方想拍甚幺,再加以指导及改善。当然她亦明白这种方法的难处,为保有作者的个性,逆向式教育所花的时间与心机均较为巨大,也是制度下难以容许的。某程度上,也是她离开教育界的原因。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Jenny 最初不是用无反相机的,也是先用单反拍摄,而购买的原因,有点出人意表。

插画‧深雪‧摄影交叉点
摄影令 Jenny 为人认识,不过有一点倒是被人忽略的,就是她本身是一位自由插画师,只是 Fillens 的出现更为瞩目。Jenny 早于 06 年与电台 DJ 游思行及音乐人 Abe Lau 推出过绘本《caféescape》,是一本集合插图、文字及音乐 CD 的作品。而令 Jenny 的插画师生涯产生重大改变的,可说是与小说作家深雪认识。事缘 Jenny 本身也喜爱深雪的作品,所以当年推出《caféescape》时就主动将绘本的内容让深雪先行预览,希望能邀请到深雪为绘本写序。深雪看过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要求,亦因为这一次接触,Jenny 得到与深雪合作的机会—为深雪的小说设计封面。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当时刚好深雪有一系列小说再版而要重画封面,而原本负责的设计师未能赶及进度,所以就顺道问会否有兴趣帮忙,我当然也一口答应了。因为在我眼中,深雪小说的封面的设计概念,在出版界称得上是典範。如果能有机会参与设计封面,也是我的梦想。」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表白底色,设计背后藏暗黑玄机。

如果有留意深雪小说,就会发现其封面设计均是纯白地配以带有符号讯息的人像,予人不少想像空间。但不要被这种色调骗倒,因为深雪的小说具有哥德式色彩,风格凄美,带有强烈戏剧感及细緻的描述,直接就令人联想到暗黑色调,偏偏封面的主色并没有令人直接意会到。何以捨黑取白,不仅因为这是小说封面一贯的风格,也算得上是一种刻意。「如果因为哥德式就用黑,那就太直接,有点太顺理成章,以白来表现黑才有反差的效果。」Jenny这样解释。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除了小说封面,Jenny 也有轻鬆的手绘设计(右下)展示她的插画功架。

大家欣赏 Jenny 为深雪设计的封面时,就会发现差不多每个封面都会有一个人物存在,然后再配以像徵意义的事物合成。而有一点令笔者好奇,就是封面人物是用素材改造,还是用真人拍摄,因为一般素材人物的姿势与角度都未必能达到设计概念的要求,而 Jenny 的答案则令人喜出望外:「其实那是我本人的自拍照,之后再将面孔换上另一个,这也是为何我认真买相机拍摄的原因。」

原来一切都似是命运安排,如果没有认识深雪,就不会得到设计封面的机会,也许也不会认真的踏入摄影之门。摄影与设计之间,就好像有种无形的联繫。在 Jenny 眼中,摄影与设计有着不少共通点:「简单点说,两者都是 visual art (视觉艺术),无论是风格、构图、色彩都要有要求,最终都要整体配合出美感,才能吸引观众。」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除了深雪的小说封面,李牧童的小说封面也出自 Jenny 手笔。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大家不妨留意,一些奶类饮品的平面广告也是由 Jenny 负责插画 ,构图风格和她的摄影
有不少相似之处。

踏入五周年的心愿
明年 3 月,Fillens 将会踏入五周年,对于未来的展望,Jenny 希望可以为支持Fillens 的会员开办摄影展,亦希望 Fillens 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接触更多摄影爱好者,发掘更多摄影的可能性。Fillens 名义上是女性摄影为主调的网上杂誌,然而在 Jenny 心中,其实已将摄影分男女这种概念抺去。

「我知道有不少喜爱 Fillens 的读者也是男性,没有必要将他们分隔开来。Fillens 不只是摄影,我想能让更多人接触到心灵增值与环保相关的课题,发挥更多的正能量,这才是 Fillens 应该发挥的作用。」

有关乐儿 Jenny 的二三事 - 不要叫我摄影「师」
爱摄影、爱创作、爱游历、爱自然、也爱感受生命,Jenny 希望透过作品把正能量带给世界。